• 夏已至末,敏感而脆弱的慵懒延续折溃,挥之不去,招之不回;

    狂热不是这个夏天的罪魁,至深未眠的覆辙于黑的夜,不趋炎一道光,闭眼后纷乱的记忆如碎片切割深浅来回。

    梦的颜色是灰的,醒来后的眼睛是红的,枕头是湿的,光天化日下我们都是笑着的,只有夜是黑的,一切恢复真的。

    寂寞已老,梦待新生,而我,只属于这黑夜.

    乏味,是对这个夏季最后的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