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自然而然的站吧,我也就顺其自然的拍了,在这样温暖的日光下还有这些随随便便懒洋洋滋长着的盆栽充斥着画面里,不用赞美不用修饰,更不用我来解释,那平平淡淡的光景也是最华丽的影像。这让我想起《听说》的结尾那段文字“爱情跟梦想都是很奇怪的事情,不用听,不用说,也不用被翻译,就能感受到它。”我想,有些温暖的时光也同样如此吧,我们似乎一直在悄无声息的追求着诸如此自然流露的如梦想一般的爱情,它在某个转瞬之刻迸发出来,叫做默契。

  • 静默,这些天除了静默只有静默,读书看展,听歌取暖……!已经做好远离网络不再写博的决心,静默中一切在今日的好预感中一一回归,既是如此,一切坦然面对,面朝现实,春暖花开!

  • 每日下楼都要经过一间小商铺,门前的一棵大树下,恒久的放着那只肮脏的铁笼,一只灰猫蜷缩在里面僵硬且疲顿,对周遭的动静毫无反应,只有一对眼睛里写满的仇恨!有几次我是真想一脚踢开那笼子,但我担心那猫会瞬间蹦跳起来杀了它的主人,每次经过都有种强烈的不适感,好似自己被囚禁笼中一样,后来我学会绕开那里,就像习惯逃避一些不安,一些昏暗!

    “猫的眼睛里面住着一个眼睛大王,所以它的眼睛才那么大呀”鲸鱼的儿子好天真的童语。

    记起鼓浪屿上的那些猫(上图两张),有被爱的有被尊崇的,即便是流浪的看似无家可归的也活像岛主街霸,为它独尊。那些猫的眼里的确都住着一个眼睛大王,那是猫与生俱来孤傲且不被束缚的灵魂。而那只城市街头的笼中,灰猫的眼里哪里还有大王,我想也只剩一些待亡了吧!

    每一只猫的不同际遇写在她们的眼里,那每个人呢?

  • 我们都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抬头像爹,低头像妈。

    我们被交织被重叠被复杂被简单被点与点之间的拉扯最终还原。

    我们祈求生活如诗歌,人生如海洋,生命如夏花,

    却理不清长短句的排比,承受不起咸湿与潮落潮起,

    流恋在昨天花开瞬间的艳丽,遗失自己如蝴蝶荏苒时光长河里。

  • 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

    很多东西镌刻了不代表永恒,

    很多事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然忘记!

    我说第一眼见到你的纹身就注定爱上了你,正如你第一次读过我的文字表达一样的词句!

    相爱沉默不语,凋落一片孤单!

  • 广深线不长不短,刚刚好,适合面朝窗外静止发呆,满足有铁路情节的人遐想一小段远方,

    阳光刚刚好,在二沙岛的江边嚼着雪糕,空气里旋转着齐秦的味道,夹杂落花的轨迹……

    木棉花开的广州,找到一处大隐于市的老咖啡屋,在破旧的五层天台上,喝一杯橘子咖啡,香苦各半,不浓不淡。

    有这么一种地方,是给只孤独不寂寞的人所独享的,

    有些时光是比海海宽阔却比咖啡更苦涩,它一望无际,蛰伏在某一页的字码里,不深不浅,不素不艳!

  • 三月的首日,空霾阴云,温降,内心晴朗。

    午后的燕晗山长满春天,路过一片又一片娇艳的杜鹃,欣叹后却只为一块散满碎花的静僻绿地而驻留。

    这白得干净,绿得纯粹,一切寂寞就此消融掉,全是因为找到了另一个自己,填满空置许久的心……

    你说下巴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如同身着的红与黑相互衬配,一个是夏天,一个是冬天,走在一起恰好就是春天!

  • 美好的时光是因为在合适的时间里遇见温暖的阳光,于是,我们可以抛开原本既定的事情和不值一提的烦恼,

    哪怕是背负着的繁重也能悄然释放……

    沿着情侣中路的海边一直边拍边走,咸湿的海风撩动发丝,海边有对对情侣在赶拍属于她们的铭记一刻。

    你悄悄拾起海滩上遗留下的一束满天星放在脸颊旁微笑不语,当我转头遇见这一瞬间的定格,

    心中翻涌着所有与美好有关的辞藻却无一能匹用,于是唯一能做的只有按下快门。

    摄影之所以让人迷醉也许正是因为它弥补了人类有限的控制力,尤其是无法言喻的美和稍纵即逝的时空。

    你说,珠海好就好在就算我们在这样的路上肆无忌惮的对拍也没有任何打扰和不自在。

    累了找个海边店铺吃甜筒喝汽水翘腿坐在旧靠椅上,笑看傻狗追玩乒乓球。

    赶日落后的船班回深,路上也不知道为何嘴里忽然地哼起那首林志炫和柯以敏的《爱我》,很自然,停不了……

    “你的笑容你的愁你的心情你的梦,我总忍不住窥探追究,在生命的旅途中我想随你甘甜与共”

    “尤其在人海沙漠,人的心越来越难懂,至少心中有个你寄托……”

  •  

    爱情是含在嘴里的味道,幸福是握在手中的瑰宝!

  • 一城秋雨,宽街窄巷,处处横卧晚秋的姿态,天空是棕黄的色彩,时间是落叶,我是季节里的脉搏,寻欢作乐.

    伞,不到下雨的时候是不会被记起的.清晨突至的大雨除了告诉我迟到的秋天,还提醒我,我遗失了自己心爱的伞.

    留在身边有四年以上的物件已经很稀缺了,我丢了以为可以用一辈子的东西却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

    只有突然想起她的时候才发现再也找不到了.

    Hello,novermber the rain,Goodbye,my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