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加完刚的婚礼,紧接着收到硕的婚礼邀请,于是,我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我们之中最后结婚的“顽固分子”

    还记得十几年前我们每次谈到这件遥不可及的事情时事不关己,不屑一顾的神情,个个都觉得自己会最后一个结婚,

    倍儿自信,自信得就像比试谁最能喝,谁最帅一样的德行。

    结果,时间告诉了我们答案,该当爹的当爹,该下跪的下跪,一年一年,索性大家伙都很幸运。

    我如承诺的那样参加着每一个人的成双礼,见证着他们或紧张或兴奋或感人或欢喜的瞬间,见证着男孩们终归成长的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