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天,不想工作,不想更新博客,不想回答别人纷掷的问题....人很臃懒,心不在焉...只想吹吹风,看看闲散的书.

    再过一个星期就回家了,满脑子都是妈妈做的红烧肉,烧猪手...还有躺在爸爸笔墨纸香的书房...许多过往不以

    为然的事情却因为距离与时间的拉离变得神秘而颇显珍贵.这次还会回老家参加朋友的婚礼,以前从来没有去

    仔细拍拍自己的家乡,这次打算认真去发现一下,也许也是因为长久的疏远而产生的莫名的神秘感吧!

  •  

    这个世界上有爱你的支持你的人,必然就会派生出痛恨你诋毁你的人,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恨一个人也不需

    要....对于睁眼说瞎话和恶意捣乱的,我可以做到置之不理,但这样又派生出一些人,满以为看了我几篇博,就

    了解了我,教我谦虚?我这个人还真就不谦虚,我一直认为谦虚的态度是给值得谦虚的人,我的谦虚只给现实

    生活中心存善意的人,而网络世界,换着马甲到处喷粪,故作姿态四处教唆的人见多了,很抱歉,我不是你们嘴

    边的一块肉,盲目的谦虚就是退让,就是怯弱....

    别企图从博客里了解全部的我,也别把我说的写的跟什么TMD真理做比较,我就一活人,实实在在,真真切切,

    敢怒敢言,直言不讳..说真理的都不是人,是神.我永远是那个最真实的自己,说点自己的想法,喜欢我的我谢谢

    你们,恨我的给我滚一边去!

  •  

    昨晚和七年没见的高中同学坐在酒吧里,听她纯正流利的"德语"把一个又一个久未提及的名字再次

    翻新,说着小城市里的快乐,倾诉大城市里的无奈...相互惊讶同学之时那些斯文单纯的现在却已

    老练精明,反而疯狂极端的如今却斯文了些许,我们都在不断地变化着,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情,无论是情愿

    的还是被逼无奈!

    昨晚酒意未退间很快入睡,黎明前的五点清醒后的自己躺在床上听窗外拍打在塑料板上吵杂的雨声,失去

    睡意......就这样消顿,手脚无力......再次醒来已是八点,多梦的一夜,睡得很累,那些比狗还大的猛鼠,那片

    深得令我恐惧的大海,那些布满在海面的鱼网......

  •  

    突然想起几年前说的一句话

    有人跟刚来深圳的我说过一句话:"深圳是个没有文化的城市,是个没有历史的城市,你不觉得这样的城市很

    无趣吗?!"

    当时我回一句话让他哑口无言,我说:"我很荣幸成为为深圳书写文化,为深圳创造历史的的一份子,相对于继

    承和享受前人的历史文化,我更自豪于创新历史,创造文化!"

    我很反感那些故作姿态的拿文化历史说事的人,这句话,现在想起来依然让我自己觉得倍感自豪!

  •  

    一场全民欢闹热腾的盛会终于完满结束,台上皆大欢喜,台下泪流痛泣..

    相比于此,我更喜欢一场灯光昏暗的舞台上简单吉他的轻声弹唱,台上台下宁静中彼此交流,不造作更真实.

    无奈,这个世界,凡人有庸俗的快乐;智者有高贵的痛苦,上帝是公平的....

  • 在我看来,什么都想要和什么都不想要的女人,最好离她们远一点。其实这两种女人都一样,

    什么都不想要的女人身上可能有更复杂的事情,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发。至于其他的一些

    小毛病,可能每个女人都会有,这些并不可怕。

  • 如果要我从光谱色里挑出两种颜色来代表这个世界,我想肯定是红与蓝.无处不在,相生相对,两种极端!

    我时常想如果让其中一端消失,或许另一端也将不复存在,这或许证明了我们一直活在无法回避的矛盾

    之中,相互冲突,相互攻击,却又相依为命...这让我想起一句话:伟大的成功来自于伟大的"敌人".所以可乐

    要分红与蓝,洋快餐要分红与蓝,球队要分红与蓝,政党要分红与蓝,伟大的自然也分红与蓝...

    也许正是因为冲突与对立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所以和谐才会成为我们遥不可及的理想吧!

  •  

    物以类聚,所有性格类似的人聚居在一起,便有了城,城是有个性的,所以你抛弃一座城并不代表这座城不

    好,只是你的性格不属于这座城罢了,其实是城市抛弃了你!

  • 纯洁无暇的人是多么的幸福呀
    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亚历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1688-1744)

    看女孩爱看她的眼睛,那种像陈绮贞般的单纯,那样的女孩永远是可爱的,哪怕是极端幼稚的世俗,看起来也是那么可爱,就是如此简单.,幸福是简单的快乐
  • 左脑的偏头痛在昨天突如其来地折磨了我一天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有这样的毛病
    头痛成了我最头痛的事情
    于是我只能无助式的蒙头大睡
    试图依靠暂时的休眠抑制剧烈的疼痛
    白日的睡梦短暂却容易多梦
    许多杂乱的梦像
    断续中记得还接了无数通电话
    就这样我似游离梦与现实之间的蜉蝣
    痛苦挣扎般度过了昏暗却温暖的下午
    最后不得以三颗药丸结束了此间的折磨
    实在不愿意轻易吃药
    可手头上的工作又堆积在一起
    这世界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太多
    就像这头痛来得莫名,无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