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下楼都要经过一间小商铺,门前的一棵大树下,恒久的放着那只肮脏的铁笼,一只灰猫蜷缩在里面僵硬且疲顿,对周遭的动静毫无反应,只有一对眼睛里写满的仇恨!有几次我是真想一脚踢开那笼子,但我担心那猫会瞬间蹦跳起来杀了它的主人,每次经过都有种强烈的不适感,好似自己被囚禁笼中一样,后来我学会绕开那里,就像习惯逃避一些不安,一些昏暗!

    “猫的眼睛里面住着一个眼睛大王,所以它的眼睛才那么大呀”鲸鱼的儿子好天真的童语。

    记起鼓浪屿上的那些猫(上图两张),有被爱的有被尊崇的,即便是流浪的看似无家可归的也活像岛主街霸,为它独尊。那些猫的眼里的确都住着一个眼睛大王,那是猫与生俱来孤傲且不被束缚的灵魂。而那只城市街头的笼中,灰猫的眼里哪里还有大王,我想也只剩一些待亡了吧!

    每一只猫的不同际遇写在她们的眼里,那每个人呢?

  • “沿海的公路,逆光的身影,海风穿透发梢吹不走的记……”

    八月立秋后的光景,被遗忘的相机快要霉了,彩色胶片霉了,黑白记忆霉了,关于过去的种种情绪在昏睡的午后霉了……

    太久没有停顿的思考,没有敲打文字后的洗礼,没有快门过后瞬间影像的冲击,没了新鲜的自己,只有霉了的身体。

    如果七月注定是离别,那么八月对于许多人来说大概就是怀念,怀念那些永不会再有际遇的情,景,以及鲜活的生命。怀念的开始是老泪纵横,结尾只有微弱的叹息,掩埋在那一首经久不腻的歌声里。那么今时今日此时此景又会否成为许多年后如此翻云覆雨的怀念主题?

    我总不太爱把一些意思表露得过于直白,不爱把一些对白表述的过于直接,或许男人大多数都爱这样。

    隐藏一些,假装忽略一些,以为那样就可以快乐一些。

    可今晚,我只想说,我真的不快乐!

  • 爱一个人,就带她去旅行,这一路的经历仿佛两个人未来旅途的浓缩掠影。

    旅行之于我们最大的意义就在彼此深层地认知并由此得到的快乐……

    我们所拥有的快乐,多不过这一路走来所留下的脚步;我们渴望的爱情,抵不过王菲的那句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苦乐并持,冷暖自知,归根到底,让我们不可自拔的除了牙齿,只有爱情!

  • 我们都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的长相,抬头像爹,低头像妈。

    我们被交织被重叠被复杂被简单被点与点之间的拉扯最终还原。

    我们祈求生活如诗歌,人生如海洋,生命如夏花,

    却理不清长短句的排比,承受不起咸湿与潮落潮起,

    流恋在昨天花开瞬间的艳丽,遗失自己如蝴蝶荏苒时光长河里。

  • 我的内心有两个自己,一个天真无邪,一个忧心忡忡。

    晴朗的日子里,你静好如初,我安之若素……

  •  

    果然,四月如书所说,是一年到头流逝最快的季节。

    某个清晨,熬过通宵之后,身旁的同事说你知道吗,阿桑死了,

    我没反应过来,同事补上一句,“唱叶子的那个歌手”。。。。。。哦。

    我心想,歌声能永恒停驻在一些人心中其实就足够了。

    回家的车上一直播放《我们的小世界》,听着挺甜蜜的,我说这歌还挺好听的啊,驾驶座上的哥们笑着说,你不知道啊,春晓跟彭坦好上了,人家这是爱情宣言呢!

    宣言也好,为自己内心打气也好,刨除结果不看的话,其实是很成功很美好的事情,毕竟爱就是冲动的一瞬间!

    这是爱的轰轰烈烈的一种方式——高调爱。

    大半个月的消失是因为没日没夜的在忙工作的事情,有几天连QQ都没挂着,立马有朋友关心的发短信问我是不是病了,我说没事好着呢只是太忙。可结果没几天就真给累垮了,持续发烧感冒,精神状态很差,在家休息了几天总算好了点,回顾四月的一半,没有摄影没有写字,只有工作,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方式,纵使日进斗金也让我心生厌倦。不过这又是充满矛盾的,我的生活方式必须有足够的金钱支撑着,而一直抱有坚信一切靠自己去获得的信念的我必然会充斥着这样忙碌一阵滋润一阵的矛盾生活,也许这就是最真实的生活,痛并快乐着!

    月末准备带上BB回长沙给爸妈庆祝他们结婚三十周年纪念,再一起去厦门散步几天~

  • 父亲将我八年前描绘的水墨丹青一直挂在家进门的墙上,多年来一直如此,这也是我唯一的一张工笔临摹作品。

    我是从八岁开始习画的,说道为什么选择学画的理由到如今依然我和父亲经常提起的笑谈。

    二十年前老爸严肃的问我:你是要学画画还是书法?学书法就跟我,学画我就给你找最好的老师带你。

    那时的我其实内心已经够倔了,冲着老爸说:“学画,偏要学你不会的,超过你,以后我教你。”

    一晃便是二十年,好多年没有在真正专注地画过画了,只有老爸把我从小的画作一捆一捆好好保存着,

    他说等到有一天我成为大师,这些就是珍贵的史料,这总让我嘎然止的沉默……

    有很多东西,自己是不会觉得贵在何处的,我们满不在乎随意丢失,

    线性思考般的认为最珍贵的总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若然是此,花开之时谁人又曾想过花未开与花已败?!

    或许,我们一直在流逝着许多最重要的东西而诧然未觉……直到……已晚。

    时间在赠人阅历的同时,一定把更无情的沧桑也随手相赠。

    沧桑?!已然是七分苍老与三分感伤吧!

  • 又到了每一个夜晚圣诞树灯光斑斓的时候,时间的味道在微凉的晚风中闪耀最后片刻的温柔。

    味蕾里还留有前日一块提拉米苏夹层冰的味道,就如这错焦镜头下暧昧的光斑,模糊的娇艳,霎那的完美。

    于是,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甚是舒服,懂得在乎什么,忽略什么,珍惜什么,摈弃什么,以及自己在做什么...

  •  

    "原来人不是不能改变,只是看他愿为谁改变......"

    最近一直在处在疯狂加班的状态,我说我很享受这样的状态,朋友觉得我是工作狂甚至是自虐,可我的确很自在。

    昨晚骑同事的单车飞驰在十点半的空旷街道上,穿过一个接一个路灯的昏黄,

    风吹起我的黑色风衣在自我的哼唱中。

    而今晚在一个人的办公厅里播放着jeff的旧专辑,听着听着就回想起了两年前的朋友,

    和她一起加班时的光景又跃然眼前,那首《你应该飞的》仿若穿越时空,

    两年后歌调依旧,人却真的已然飞离异地。

    步行回家,在杂志店关门前买到最新的城画是关于陈升的二十年,

    在这个热闹的年尾,所有的人似乎都开始弥散集体的怀旧与纪念。。。。。。

  •  

    多情:很多人说射手座多情,尤其是男性。

    其实在射手座人的心目中,对于爱情确实有理想化的倾向,和他们谈恋爱,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

    他们非常讨厌俗气的人,所以你不能很物质或喜欢谈钱,但是他们又很现实,所以你不能一文不名,各方面也必须有一定的实力。
    物质与精神,你必须平衡的刚刚好,才让他们觉得你值得去爱。或者,你有足够的神秘感,可以让他们不知道你的缺点在哪里,而盲目的爱你。
    一般,当然是没有完美无缺的人的,所以,可能象金牛座这样永远会让射手感觉捉摸不透的闷闷的人,会非常吸引他们;或者象双子那样,
    足够机智,懂得察言观色,捕捉他们的情绪,才会让他们感觉到爱情的甜蜜。
    一般射手的感情模式是,第一阶段,你们还不熟悉,他(她)爱上了你,非常热情。
    第二阶段,你们逐渐熟悉,而他(她)开始龟毛,整天挑剔你的毛病,无论是背地里还是当面。
    如果你有幸通过他(她)的挑剔过程,基本挑剔出的毛病为零或者你把缺点保密的非常好;
    那么进入第三阶段,他们就又是忠诚和热情的爱人了。但是基本能通过第二阶段的人非常少,所以有了射手多情一说。